Wednesday, May 8, 2013

人有很多种

我的狗Lucky两个礼拜前被车撞,没什么伤口,就是下半身动不了。看了医生也没啥用,半身不遂。车祸当天不知它哪儿痛了,我伸手过去安慰,拇指被咬伤,指甲咬穿了,关节肿痛两个礼拜,现在终于可以用来按space bar了!

它成天就只能躺着,偶尔抬头看人赶苍蝇。蹦蹦跳跳的一只顽皮狗就这样躺着了。每个人都劝我“打针”算了。我清楚了解这只顽皮狗意志力顽强,加上我真的不舍得,我拒绝那么快就放弃它。想做一个轮椅给它,有念头但拖着没做,我就是这种人,会找解决方法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没信心,但是又一直相信可以,又要没信心。。。矛盾。轮椅的事就这样搁着了。

终于不用躺着,还发现可以移动,Lucky 有一点兴奋。
它躺着躺着,一个礼拜多,两边肩膀开始磨损了,开了两个伤口流血了。我就是这种人了,没信心也会敢敢去尝试的这种人,就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会有那一丝犹豫。我知道再躺着也只有死路一条,我吵着要做轮椅了,开始拿家里的木材和椅子来研究。

妈妈,就是第二种人。无论我建议什么,她先一盆冷水过来。我说它会好,她说不可能。我说看医生,她说浪费钱。我说做轮椅,她说浪费时间。一直抱怨这只狗带来的麻烦,她却也给它做多的照顾,喝水、食物、粪便,她包最多了。

我爸是第三种人,站着旁边教你做事的那种,只会发号司令,不会听别人的意见,也从来不会动手。前几天和他大吵了一顿,冷战中。今天故意给机会他赎罪,说我要做轮椅,结果他错失了策划的机会。我生气了自已去买轮子。他看了一面碎碎念一面来帮忙。结果,他看着出来的成绩,自己暗自在高兴。

轮椅只能走洋灰地,但是它想冲去鸡笼和后巷。
我大哥第四种,坚持他的茶树精油最有效,一直往伤口滴,一点不计较茶树精的昂贵价钱,反倒是妈在心疼了。平时对这顽皮狗的闹声很反感的他,这时候对它的哭声反而很有同情心,常常帮它滴精油。
肩膀还可以看到流血的伤口,不是车祸的伤,而是躺太多的伤。



用一双手而已,很快它就累了。
我二哥是Lucky的真正主人,也是第五种人。以前Lucky在他住处被宠得如何,我没亲眼看见,过后狗狗长大了送过来老家,就是照我们一贯作风来养了。投票前一天回家,看了Lucky一眼,显示了他的同情,就没再看它了。投票过后第二天回去Nilai准备工作了。然后在面子书上po了一张Lucky健康时的照片,显示他对它的惦记。

这只狗就这样被五种不同的人类养着。





不知道给了它一个轮椅,能不能减少它肩膀的负担,也不知道它的伤口会不会继续扩大。
坐轮椅的当儿还是得看着它,不然走到洋灰外轮椅就翻覆,它就掉下来动弹不得。
但是轮椅不能久坐,手臂出力太久它也很累。上下轮椅也需要人类帮助。

至少能抬头做“狗”了。
















但愿它能好起来,做个快乐健康的狗狗。
(后记:2013年5月10日,下午3.10pm, 父母载着它到兽医院准备让它安乐地到回到主的怀里。我不愿跟去,在家里倒数着从家里到兽医院的距离,崩溃了。)

Monday, April 15, 2013

Enjoy the Life in Singapore~

终于,还是要报警,attach了police report去e-mail给MOM,仍然没有什么回音。我的邮件从上个星期二发到今天,除了自动回复系统发来的邮件,什么都没有。男朋友发一个邮件去说朋友面对如此的事件,要告MOM,MOM第二天就发邮件来说要电话号码亲口解释。所以嘛,kiasu就是这样,办事效率一点都没有,但是听到人家要告他,就马上反驳。我是不是应该说我要告他他才会给我办事?

不过说到报警,这里的警察就比较能干,至少报案不用象马来西亚那样,自己先在一张纸写essay然后让警官用两个食指慢慢打进电脑。他是巫裔警察,操着一口流利英文和我边对话边手写大纲,然后自己在电脑打出一篇文章,再让我检查。本心想,他的英文算不错哦~怎知当他在呈交报告之前拿起话筒跟上司做最后报告时,他的每一句话后面都有一个LA~音,大跌眼镜!印证了男友说的:“就算官方式的仪式上英文说得很标准的人,当他和熟人说话,英文还是很破!”

案也报了,能做的都做了,我和男友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星期六,男友也为了我不枉此行,和还会再回来此地的打算,买了Universal Studio的一年自由入场Express门票。
首先进入的是Camera Light Action, 进入了一个虚构的风暴实景,有风有火,当我还在研究那些火是真是假时,就感觉到热热的,然后我被飞跌下水的一个破船的水花弄湿身体了,有惊无险!






接下来进入了可怕的埃及-Mummy
比起普通波浪车,这列车比较恐怖。在黑暗中看不见轨道,只看见一只只可怕发亮的鬼,和弹跳出来的骷髅,配上悬疑的古埃及文化和古文,偶尔前进偶尔后退甚至撞墙的路线,加上不输给普通波浪车的速度和徒度,惊吓度很高。身体已经夹在列车里,身不由己被撞向墙壁、倒退、被送进魔鬼的口里等等。坐了很多次依然感到心跳加速。



这是Transformer,配上立体眼镜,会移动的车厢,真的洒水、喷烟雾和热能效果,让人真的觉的自己就是其中一个主角,在和Megatrone打斗着,里面一些飞驰的画面,会让人误以为自己的车厢在轨道上象破浪车那样飞驰。








去这种地方少不了波浪车和过山车(听说波浪车是没有360度旋转,而过山车要有360度才算是,我就这么分类吧!)。










很久没玩这种刺激游戏了,不停祈祷。心惊胆跳地试了蓝轨道(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哪一个比较可怕),原来这是惊吓指数最高的过山车!座位是倒掉式的,所以看不到轨道,脚下就是空空的!第一个下坡我就感觉我的心脏快停止了!我告诉隔壁的男友说我很怕很怕,他没在理我,因为他也在怕!完了,还有多少了?结果来了两个360度大圈,冲下去的那刹那还是一样心脏压着的感觉。下来后一直很不舒服,心脏依然压着压着的,不停作呕。我心想完了,怎么玩下去?

休息一会,硬着头皮上了红色列车,第一个下坡依然跟隔壁的蓝轨道一样!我的心又停了一下,跟男友说完了,我又怕了!怎么办?男友似乎开始免疫了,开口叫我不要怕,没什么的。还好,过后的没有什么大下坡也没有360度旋转,我开始享受。下来后,虽然有点腿软,但还可以,只是作呕现象依然有。过后,男友觉得多玩会免疫,还要尝试蓝轨道,我的心脏还没有回复正常,不敢高估自己的能力,拒绝了他,他自己上了去玩。看他久久没下来,还幻想他是不是心脏承受不了出事了还是什么的,谁知道他下来后笑嘻嘻说惊吓度真的少了一点,还叫我尝试。



由于心脏还是很不舒服,男友陪我先去看一场歌舞剧。
Monster Rock Musical 里的音乐舞蹈歌唱的演技都是非常专业的,讲述一群被呼唤的Monsters出来演唱。故事情节有点单调,但是歌舞方面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说音乐能陶冶心情,一点也不错。看完歌舞剧后,我的心脏好很多了,勇敢地和男友再次挑战过山车。结果我成功了!虽然还是怕怕的,但是心脏没有压得那么辛苦了! 但是,作呕还有哦~~~

打从十点开门,我们就玩个不停,由于Express卡持有者不用排队,我们除了把所有游戏玩完一遍,我们还跑了差不多十次的红蓝轨道,五次的Mummy(最后一次天色已暗,我们两个人坐一个列车!好可怕!如果一个人坐,我真的不敢!),Transformer应该也有七次吧!两个疯人好像整世人没来过游乐场那样,软了,等待八点的烟花,可惜老天不作美,取消了。失望地回家了。傻的,一年自由进出的express卡,还失望什么?结果,我们第二天。。。又回到了这个地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hursday, April 11, 2013

难熬的日子也有甜蜜的时刻

新加坡的生活其实并不好。每天都要步行很长的路段、排队、等、站,也因为如此,这边的人很多脚都是歪曲的,走路都怪怪的,好象得了关节炎还是什么似的,就连二十几岁的少男女都有这个问题。也因为浪费很多时间在走、站、等和排队,唯一能做的就是变低头族,90%的人都在戴耳机听歌或看戏,所以这里有很多earphone专卖店。我例外,还是喜欢看风景,观察四周和思考问题。我也常在想,他们不用思考的吗?是没有烦恼,还是真的机械化了?不一定有烦恼才可以思考吧?

这里的教育制度略差,中学的华语作业还在小学三年级的水平,语法错误很多,室友说:“小(xiao3)辆(liang4)的巴士。”明明没有错,却被女屋主硬生生改成“小(xiao2)辆(liang3)”。我被女屋主十足的信心搞糊涂了,偷偷检查,原来我没错,的确读xiang3liang4。华语水平那么差,更别说Singlish, 学生们在公车上大声地用流利的Singlish交谈,我听在耳里真的很不舒服。从来没有对英文有那么多看法的我,这次真的很抗拒,也开始研究到一种是华语背景的英文(Sit good good ah),一种是banana讲的英文 ( u do it di rite?)。遇到讲标准的英文的人真的很少,除了面试官。男友酸说,就算面试官,不在面试的时间也是在讲不标准的英文。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我的英文真的不差,但是很担心会被污染了。

新加坡人明显的kiasu态度怎么说呢?比如看到过的例子(一):在电梯里,妇女A不小心踩到妇女B的脚,没有道歉,妇女B就破口大骂,然后妇女A反驳,到最后她们俩的丈夫也一起骂起来。因为主要交通仍然是MRT,所以踩脚事件很平常。其它常见的例子也有,就是一方道歉了,另一方还一直看自己的脚,一直骂一直骂,就算道歉的人早已经走出车厢,她还会继续骂继续看自己的脚。
例子(二):电梯里满人了,电梯外有几个人,包括一个残疾人士在等候,在外面的其中一个人就对电梯内的人骂没同情心之类的话,本来还以为里面的人会默不作声的,谁知道就有一人大大声的回骂“不能等下一趟”之类的东西,然后各坚持己见,然后。。。自行发挥想象吧!
例子(三):我家屋主的13岁女儿,不读楼下的中学,而是去了较远的名校,选择了她学校最有名的课外活动:fencing. 剑和金属衣用了至少一千元星币。我问她:“你这么喜欢唱歌,rap又这么厉害,常常嘴里都哼着歌,为什么没选择一些跟音乐有关的?你不是爱打篮球吗?怎么没选?”她给我的答案除了因为学校没有女生篮球社之外,更多的是因为那些社团不够炫。她表情丰富地述说:“如果有人问你参加什么活动,我说fencing,哗~~几威风啊~~~如果我说choir, yer........” 这里的人从小就是物质和名誉第一, 文君也说她的学生会常常拿有流行元素的水壶或文具来跟她炫耀。
例子(四) 我找的是文书工作,有一个人打电话来offer我sales的位置。对话内容如下:“我们这边也是有很多马来西亚人,在这里随随便便就4-5千星币了,换过去马币就十多千了。”我轻轻“呵呵”了两声,她大发飙“诶!你不要笑哦!我跟你说上个月一个马来西亚人的收入有九千多哦!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看她误会了,连忙说:“没有,我知道sales可以赚很多,也是最赚钱的,只是我想做文书。”她听了还是很不甘愿:“随便你咯!文书最多嘛千六千八块!我现在offer你,你要不要随便你了!” 临关电话还要踩我一脚才甘愿。
例子(五)就是我个人最近最头痛的遭遇了。在寻找适当的工作过程中,因为拒绝的一个大老板的offer,我遭殃了。因为工作准证同时间只能一个公司申请而已,他就持着我的文件,帮我申请了工作准证,不让别的公司申请。也就是说,他因为我拒绝他,他就要害我不能再找工。听室友说,他的老板也是这样整向他们公司辞职的员工,而且很多新加坡老板都是这样。幼稚!kiasu!不能接受拒绝的!没有道德的!
例子(六)在排队进入MOM寻求帮助的时候,排在我前面的一班人站得散散的,搞得刚刚到的人搞不清楚队伍的尾端在哪。一名印度女JAGA就出来叫他们站好,其中一男子立刻拉大嗓子大喊:“You cannot see ah? My friends is here, I stand here cannot ah? You got problem ah? Why you asked me stand behind? My friend is here! You see? You got problem is it?” 那个印度女JAGA劝了两句就不加理会了。这样,也可以吵。不过还好那个JAGA没有拉大嗓子顶撞,不然我真的会怕了这个地方。

不过在这里也有温馨的时候。来这里的第二天,欣莹和文君就约了我出来请我一餐好吃的晚餐和雪糕,而且跟我分享了很多很多,也让我觉得自己在这里是有人“榜”住的,而且她们特地过来我的区域找我,怕我自己出去会迷路。其实她们过来的路一点也不好走,尤其欣莹住的地方过来至少也要一个钟。能这样做的人真的不多呢! 我自己就未必,惭愧!她们给了我很多对我选工作很有用的看法,包括住得老远的小虫,让我看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最近面对找工作的压力,文君也特地约我出来,又请了我(还包括我男友)一餐,还很宠我地买了一包我随口说说想吃的棉花糖给我,我真的想哭了。对着重重压力和象机械一样的新加坡人,她们真的真的让我觉得很温暖。

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真的明显比新加坡人来得好和热情,不止自己认识的姐妹,就连面试官,有很多都是因为看到我是他/她的老乡而给机会我面试,但是有时候就是败在真正面试官不是老乡。其中还遇到一个马来西亚的面试官,给了我很多意见,也分享了他在毕业后半年找不到工的经验。最近虽然无缘在他的公司工作,但我在面对文件被大老板滥用申请准证的事件上,他也给予我专业的帮助。这些萍水相逢的老乡,也让新加坡多了几分人情味。

除了老乡,我也遇到不错的新加坡人。其中的Joanne,也是面试官之一,她的职位不高,如果我中选的话,她就是我的直接上头。她和我很聊得来。最后中选了,但我已接受另一个offer了,就拒绝她的好意,她还仍然和我通电邮保持联系,还说要我给机会她上台唱歌。另外一个Patrick,我起初很紧张地接受了他的offer,后来自己举一反三拒绝了,他一点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还亲自打电话给我说不要紧,我真的很惭愧。最后接受的offer,面试官和职员都对我很友善,加上准证问题他们并没有给我压力,反而耐心等候。我看到了他们给我的信任,我更想赶快为他们服务。

真希望这次的改朝换代可以成功,然后真的把这腐败的政府换掉,重整警队,改善治安。新加坡明显比马来西亚好的地方就是治安好和交通发达。我相信改朝换代也应该可以解决马来西亚的这两个弱点。没有了放纵的土权飚车党,没有了交通或建筑工程贪污事件,没有了警队的滥用权力和法律,马来西亚一定会更好!

Wednesday, April 10, 2013

难熬的日子

在新加坡的日子波折重重。首先就是女屋主对我的偏见,头一次见面她就板着脸,第二天发现我把内裤丢进洗衣机里,拿着我的内裤来找我骂。虽然连连道歉了,但是还是免不了以后难熬的日子。大家都工作去,只有我和她在家。我在房间上网找工,为了表示尊敬,我都像其它人平时在家的状态,把房门开着。她每天都要扫地拖地或吸尘,我要帮忙她却连连拒绝,只好站起来让她打扫我的座位,很难堪。她做家务的声量是无比的大,听在我的耳朵里压力就是难以形容,无论我offer她什么帮忙,她都拒绝。我能做的就是在她还未起床时把家里打扫一遍,虽然过后她还是会照样重做,至少我做了。
男朋友开始不能体谅,我们连连吵架,连努力的动力都没有了,跑回家乡逃避。后来和好后,有了动力重新出发,回到新加坡重新找工。每天如常对女屋主礼貌称呼,尽量打扫屋子,女屋主给的压力有稍微比较少了,虽然依然谈不上话,但脸没有板着了,不懂是不是被我软化了,还是因为最近她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至少感觉没那么僵硬。感谢上帝。
I went through a few interviews. Last Monday (1/4/2013) I had a second interview at AVM System Pte. Ltd. for the position of Admin Assistant. The interviewer Mr. Tan had offered me another position with a job scope that I am not looking for (to entertain his business partners which include drinking alcohol with them). He then requested for my documents included passport and white card for pass application. I told him I need one day time to consider about the offer and will get back to him on the next day. He insisted to scan my documents with the reason of shorten the period of processing. He said it could be cancelled if I reject him, but he would want to help me make the best scanning as the documents of the first application will remain in the MOM's database forever. So, I made my biggest mistake here by trusting his words and let him scan my documents.
At the same night, I rejected his offer and requested for the offer back to the position I applied, Admin Assistant. He said he would want to think about it. I didn't get any news from him after that, and I assumed that he has no intention to hire me. So, I proceeded to other interviews.
Friday (5/4/2013), I am shortlisted by another company (Aero Laundry & Linen Services Pte.Ltd) 我以为我可以开始找房间搬出来了,但是? we found the error in the system for the application of pass. I called AVM System Pte. Ltd. and requested for the cancellation of the application for my pass. Mr. Tan didn't reply my calls personally. I had asked the admin stuff to pass him my request. I continued calling them on Monday (8/4/2013). He told the stuff to tell me that there is no way to cancel it as the application is still in pending status (I had asked around that this statement is not true). Yesterday (9/4/2013) I called again and the admin stuff told me that Mr. Tan has no intention to cancel it.
我不停地打电话,sms他,求他,他不听,今天甚至上门找他,他也以开会为理由不见我。 软硬兼施,也没有办法。上帝,您给我的考验,似乎有一点太大了吧?Aero Laundry不知道会愿意等我到什么时候。我的旅游准证也将过期。好想哭。。。

Sunday, November 11, 2012

椰壳洞

关于椰壳洞,听说会全身湿透,却也听说水很浅,不到膝盖,裤脚拉起来就行了。所以我干脆穿短裤拖鞋就去了。我妈说,很多椰壳。真的?

准备了相机,却在临进洞时,被告知需要像鳄鱼或兵士那样在有水的地方趴着爬行,没法,还是没得拍照(现在在网上下载那么多照片,早知到先上网看一看就了解了。)。

还好巧遇同乡中学的团队,不然我、男友和妈妈三人,是不够人数进入涉水的途径。前半段是走楼梯看钟乳石、石柱、石笋,加上花纹和形状,领队想象力极丰富,带领我们想象成大象、蒙娜丽莎、福禄寿、胚胎等等。还有不同性质的石头,包括闪亮的水晶。            
听说楼梯级有七百多级,我为妈妈捏了把冷汗,还好,不是一直爬的状态,而是走走停停,上上下下,有时徒有时平坦。


走到一个尽头,越过栏杆,我们要顺着泥壁滑了下去了,泥壁很滑也很徒,看着其他学生惊险连连,我们就已开始害怕了,有人脚在颤抖了,呵呵~还是滑下去了。然后跳下脚下一个直径不到50m的洞,就到达水路了。之前一直好奇那些水从哪里流到哪里,现在就知道了,因为我们就是顺着水流流着下。刚到达水路的那个空间象个房间那么大,我在等待其他学生跳下来的当儿,就用手电筒寻找水流的方向,不是吧?就是象房间的墙壁下方破了一个小洞那样,太窄了吧?真的,要爬了。
    

怕手电筒碰到水会失灵,唯有很有型地咬在嘴里,手脚、身体和肩膀都浸在水里,剩下头在水面,爬过去。我知道身后有个不会游泳的家伙正害怕得又发抖了。呵呵,偷笑中。爬了一小段又有可以稍微站起来或稍微要弯腰而过的空间,然后继续爬,里面的光线来源就只有手电筒。就这样象鳄鱼爬着、还是婴儿爬行、全身平躺着、鸭子走着,走出去了。

呼~几过瘾下!

后记,就去了金宝吃面包鸡,回家骨头散着的情况下看报纸,发现怡保新开了一样是游记面包鸡,汗!

Tuesday, September 18, 2012

心态

好久没有游览部落格。一直以来也没有很用心经营我的部落。偶尔有心事上来发泄,发泄完就走人,都没有去看看朋友的点滴。今天游了游一只人猿的部落格,发现我自己竟是那么的悲观。曾经我告诉自己要focus好的事情,既然部落格是可以记录点滴的,就记下好的事情,不好的不要去记载。依然,看了人猿的部落格,有很大的差距,心态上。

她是多么坚强与励志,多么有爱心,多么积极与热诚。人生在她眼里就是这样丰富与美好。

呵呵。败给她了。好有力量的一只人猿。

Thursday, August 9, 2012

尊重别人,是尊重自己

男人,请你尊重女性。不要一直物色或打量女生。尤其有女友的,你没有必要物色对象,请收好你的兽性,请尊重你的女友。

不只是我,相信没有一个女生会对这样的男生有好感。

我很崇拜一种男生,就是很懂得安分守己,也懂得跟异性保持距离的。不过这种男生很少见。

我是个摊开来说话的女生,很多男生会对我产生错觉,以为我友善的态度是允许他们靠近一步的暗示。 所以往往到最后,我得退后。因为,会安分守己的人,会保持距离的人太少了。

女生示好,有多少的男人拒绝得了?有多少男人会在“十划还没有一撇”的时候,就跟对方划分界线,以免误会产生?再不然,划分界线后,对方摆明吃过界,有多少男人会再划线?通常,这个时候,男人会说:我早已经跟她说了。。。。。。so???就可以理直气壮了。

不要把自己变成这种让人唾弃的臭男人。